廣州從5月到9月,試點冰鮮雞業務。一共有82家菜市場被納入冰鮮雞試點,它們禁止宰殺活雞,而是出售由某公司統一殺好的冰鮮雞。如此做的理由很簡單,預防禽流感。廣州媒體做了粗略民調,彈贊都有,對冰鮮雞買賣持有消極看法的占很大比例。
  這裡所說的“消極看法”,可分為兩大類:一是直接反對,因為現場殺雞,吃個新鮮向來是廣州人習慣,是飲食文化的一部分;二是不置可否,但是不滿衍生的改變,比如白切雞品質受影響,畢竟冰鮮雞不等於活雞。總的來看,廣州人因為吃雞問題,在經受壓力測試。
  人有病,雞吃藥,雞是不知道的。可是,人們還知道更多,比如只要煮熟了,就可以殺死禽流感病毒;人們還知道,只要加強市場防疫管理,就可以更大程度上防止禽流感。人們不知道的是,冰鮮雞安全嗎?據說被政府納入監管了,可地溝油不是也號稱被監管嗎?
  現在的問題還有,哪怕政府集中統一宰殺活禽,也不代表廣州沒有活禽,只不過是集中起來而已,這樣就能沒了禽流感?哪怕是一個說起來很美的目的,分析下來,手段上似乎都不那麼光彩。如果廣州有一天全賣冰鮮雞,萬一再發生禽流感怎麼辦,能殺光全中國的雞嗎?
  推行冰鮮雞的背後,其實顯現著市場管理荒。正因為細緻的市場管理需要非常高超的行政水平,在水平不夠、任務又重的情況下,只好採取粗暴的“一刀切”手段。“一刀切”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管理方法,特別適合懶人思維,但懶人們是有權在雞面前撒野的。
  廣州飲食習俗中許多都與鮮活殺雞有關,市場上的粗放管理不僅影響到市場,還侵蝕粵菜文化,這就是典型的管理“生病”,讓市民“吃藥”的新案例。實質上,是將市場管理的能力不足問題,推卸給廣州市民。但凡說為了市民著想的措施,最後都會體現出剝奪性質來。
  回到核心問題:冰鮮雞是為了防止發生禽流感,但冰鮮雞作為一種食品,能保證永遠不出事嗎?政府不可能去辦殺雞工廠,最後還是會交給公司打理,而為了所謂美好的目標,一定又是要壟斷經營的。在管理粗放的情況下,食品壟斷的後果是什麼?國產牛奶殷鑒不遠。
  總的來看,冰鮮雞問題就是在“市場管理”與“食材禁止”上如何選邊的問題。果不其然,政府選擇了後面這個看似難度小的。實際上,管理荒的“軟肋”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冰鮮雞的安全問題就擺上臺面來。以為降低管理難度的人看清楚了,新問題剛開始生成呢。 □辛亥  (原標題:[街談]懶人們是有權在雞面前撒野的)
創作者介紹

童童

ht27htcd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