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_胡雯雯 插圖_JacHill Chen
  我是從一位同行那兒聽說這種活性菌噴霧的。那位記者告訴我,有位微生物學家十二年沒洗過澡,他每天噴灑自己發明的細菌溶液,就靠這個自我清潔,而且還準備把這種產品賣給大眾!”茱莉亞的第一反應是,哇哦,這也太驚人了!“與其採訪這個科學家,我還不如自己也嘗試一下。”
  她所說的活性菌噴霧,叫做AO+Refreshing Cosmetic Mist(下稱AO+),是由一家名為AOBiome的美國生物科技公司研發的。公司創始人是幾位科學家,其中就包括十二年沒洗過澡的懷特羅(David Whitlock)。
  茱莉亞聯繫了他們,說服其讓她參加正進行的臨床試驗,成為了第26號實驗對象。“公司CEO傑馬斯(Spiros Jamas)從會議室冰箱里拿出一個透明噴瓶,告訴我這就是AO+,裡面暢游著幾十億個活細菌,但是對人完全無害。”
  “AO+噴霧裡的亞硝化單細胞菌,屬於氨氧化菌AOB家族,在大自然里到處都有:土壤、江河、大海……”噴霧的發明者大衛·懷特羅解釋:“AOB可以將銨氧化分解為亞硝酸鹽,並靠其存活,目前主要被應用在污水處理上。但我們認為,AOB也曾在人體上快樂地生活過,以汗液等分泌物為食。它們勤快地分解和吞噬髒東西,對抗皮膚炎症,除掉難聞的氣味,直到我們用洗浴用品將它們全部趕走。”
  AO+的用法其實和保濕噴霧差不多,公司並沒有把它宣傳成洗護用品的替代品,而是建議使用者在日常梳洗後疊加使用,由此漸漸減少洗護用品的用量。實驗室要求茱莉亞在每天洗澡後,從頭到腳用噴霧噴兩次,包括臉和頭皮。然後每周回一次實驗室,檢測皮膚菌群發生的變化,並填寫一份關於皮膚自我感覺的問卷。
  公司的幾位創始人都是產品的忠誠使用者:生物技術學博士傑馬斯已經實踐了好幾年,每周用兩次肥皂;公司董事會主席赫伍德(Jamie Heywood)每月只用一兩次沐浴露,一年用三次洗發水;麻省理工出身的化學工程師懷特羅,十二年沒洗過澡,偶爾用海綿擦洗掉身上的污垢,然後把剩下的清潔工作交給細菌們。
  懷特羅是位身材圓胖的中年人,稀疏的頭髮在頭頂留出一圈地中海,神似河童。茱莉亞回憶,跟他近距離握手、交談時,完全看不出他有什麼異常,也嗅不到任何“不乾凈”的氣味。
  令人後悔的決定
  “他們並沒有要求我放棄洗發水和沐浴露,但為了充分體驗出效果,我決定效仿懷特羅,四周內不用任何洗護用品。”
  茱莉亞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像那種為科學獻身的狂熱分子:齊劉海,亞麻色直發垂到肩部,衣著整潔,笑容羞澀。當她把親自體驗的一個月中,每天自拍的照片展示出來時,你會發現她的變化其實挺有趣。
  “我事先告訴過同事和朋友們我正參與的實驗,他們開起了各種玩笑,我的桌面上不時會出現除臭劑等“禮物”。實驗開始幾天后,我逼他們聞一下我身上的味道,結果沒人發覺出異樣。但是,我的頭皮仍在旺盛地分泌油脂,因此我的髮型開始走樣。”一周後,傑馬斯高興地通知茱莉亞,亞硝化單細胞菌已經順利在她身上落戶生根了。
  第二周,茱莉亞開始後悔自己最初的決定。“整整兩周不用洗發水後,大家都問我是不是對髮型做了什麼手腳?我的頭髮就像澆了半罐黏稠的蜂蜜,然後讓它們凝結在上面一樣。我開始在睡覺時包著頭巾,並儘量避免參與公眾活動。大部分時間我都讓雙臂緊緊地貼在身子兩側。一位不怕死的朋友自願聞了聞我,說我有洋蔥的味道。另一位朋友居然說我聞起來像大麻。”
  她拿到了第二周的皮膚測試結果,發現自己全身的菌群非常有美國特色:大部分屬於丙酸桿菌、棒狀桿菌和葡萄球菌,另外還有幾百種不知名的細菌,無法歸類。
  炙手可熱的市場
  人體菌群也被稱為人體的第二基因組,在過去幾年,對這個領域的研究已經越來越熱門。科學界認為,這些微生物組對你健康的影響,可能比你攜帶的基因所起的作用還大。
  1997年啟動的美國“人類微生物組項目(Human Microbiome Project)”收集了300名健康美國人的菌群樣本。研究者對菌群DNA測序後,分辨出了19種主要菌群,每種裡面有上千個性格迥異的成員。這些細菌影響著人體的免疫系統、新陳代謝、對某些藥物的吸收、胃痛的頻率,甚至是我們的脾氣。(詳情可參閱本刊2013年第22期文章《細菌,你最好的朋友》)
  用某些細菌來促進人體健康,其實不是AOBiome的獨創。想想“益力多”酸奶飲料的廣告,再想想藥店那些含有各種“益生菌”的促消化保健品,其實我們早已接觸過這種概念。
  護膚品行業也有這樣的先例。一位曾在歐萊雅公司研發部工作的行內人士向《南都周刊》記者透露,蘭蔻的一款護膚品就含有長雙歧桿菌的精華,用來解決皮膚乾燥和敏感問題。而雅詩蘭黛也曾推出添加了植物乳酸桿菌的眼部產品。
  不過,益生菌保健品關註的是腸道細菌,護膚品里的細菌提取精華並不是活性的,它們無法在皮膚上生存和繁殖。在美國加州大學的微生物學家菲士巴赫(Michael Fischbach)看來,這正是AO+跟其他產品最本質的區別。“皮膚微生物群是個未開發的新領域,我們對其知之甚少,目前也鮮有實驗證明,某些活性菌群真的對人體健康有修複作用。”
  而傑馬斯對活性菌的效果充滿信心。“皮膚其實是人體最大的器官。在我們的毛囊、分泌腺體和表皮上,分佈著無數菌群。如果增添有益的細菌,而不是將所有細菌一股腦清理掉的話,也許對人體健康有著非常大的幫助,甚至可能改變醫生診斷和治療病人的方式。”
  但是,將細菌作為治療藥物推出,是一條漫長的路。申請通過美國食品藥監局的審核過程非常繁瑣和昂貴。因此,AOBiome走了一條捷徑:先繞開藥物的路子,以“護膚品”的名義開發產品。傑馬斯希望,如果運氣好,護膚品的收入可以支撐藥物審核的花銷的話,有一天AO+藥物終將會面世。
  跟女騎手的約會
  懷特羅跟AOB細菌的緣分是從2001年開始的。“我曾跟一位女騎手約會,她告訴我,自己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馬總是喜歡在泥裡面打滾。”
  懷特羅覺得這個問題很有意思。他註意到,馬在夏天經常滿身大汗,泥土浴會不會是它們控制流汗的一種方式呢?有些細菌是從氨裡面獲取養分的,而不像其他同類一樣靠碳為生。他認為,馬和其他哺乳動物之所以有這種怪癖,肯定不是單純的貪玩,而是長久以來的進化讓它們學會了從泥土裡獲得好處,而這種好處,應該跟某些細菌有關。
  懷特羅開始收集波士頓附近馬場的泥土樣品,帶回家裡的臨時實驗室。他從泥土中提取了一些活性菌,用模擬汗液的氨溶液繁殖培育。其中成長得最茁壯的果然是一種亞硝化單細胞菌。然後,懷特羅把自己當成小白鼠,將含有活性亞硝化單細胞菌的溶液噴灑頭部和全身,測試這種“提純版泥土浴”的凈化效果。
  “人體表皮上的細菌,有些每20分鐘就繁殖一倍,而亞硝化單細胞菌這類噬氨菌行動緩慢得多,10小時才會增加一倍。它們也非常嬌氣,任何洗護用品都能輕易讓它們屍骨無存。”為了盡可能持菌群的活性,十二年來,懷特羅不僅沒有用過洗發水沐浴露,就連澡都沒洗過,只是有時用肥皂洗洗手而已。
  儘管懷特羅沒有告訴我,他跟女騎手的故事最後發展得怎麼樣,但他跟亞硝化單細胞菌的關係無疑是親密而穩定的。他最終從自己身上的菌群提取並培育出了足夠的AO+,並讓它們在茱莉亞等人身上扎根落戶。
  細菌的醫學魔力
  “實驗第三周,我發現皮膚開始變得柔軟光滑。以前我總是乾燥掉皮,現在卻像蒸了桑拿浴一樣。我的膚色看起來也更清透了。而且,這輩子頭一遭,我發現臉上的毛孔正在縮小。”早上進行三分鐘清水浴時,茱莉亞回想起少女時期用過的那些祛痘抗生素藥膏,覺得很諷刺。“要是當時知道去痘的秘訣是增加細菌,而不是背道而馳就好了。”
  她還有其他發現:“去健身館時,我按實驗室的建議,先從頭到腳噴了一次AO+,健身完回到家又噴了一次。”她發現,噴霧在身上幹了之後,她的體味減輕了不少。“雖然不能完全除味,但至少比以前健身完的味道好多了。最詭異的是,我的腳居然一點味道都沒有!”
  根據AOBiome實驗室目前的數據,AO+的效果是不錯的:隨著AOB細菌數量的增加,所有實驗對象的皮膚光滑度、緊實度等都改善了。而在使用產品前,他們皮膚上是沒有這些菌群的。其中,高密度的亞硝化單細胞菌在人體皮膚上激活了足夠的酸化亞銷酸鹽,減少了耐甲氧西林金葡菌(MRSA)的數量,並讓痤瘡丙酸桿菌滅亡的速度加快了上百倍。“另外,在帶有皮膚潰瘍的糖尿病老鼠身上,使用AOB配方兩周後,它們傷口愈合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格萊斯(Elizabeth Grice)博士一直在研究細菌和皮膚傷口的關係。作為一名皮膚學專家,她相信某些細菌在醫學上的潛力是非常大的。“它們可以趕走刺激炎症的細菌,可以幫助醫生診斷、治愈皮膚損傷。比如說,處理一些對抗生素無反應的傷口時,可以反過來,用益生菌混合劑來驅趕引發感染的細菌。甚至,我們還可以用細菌來使人體發出特殊氣味,驅趕蚊蟲,從而控制瘧疾和登革熱的肆虐。”
  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組的資深研究員朱麗·塞格研究過細菌和濕疹的關係。她發現,突發性濕疹跟金黃色葡萄球菌的增多是密切相關的。“儘管我們還不清楚兩者的因果關係,但就像糖尿病人可以通過檢測血糖來控制病狀一樣,如果濕疹患者能實時檢測皮膚上的金黃色葡萄球菌值,就能預防濕疹的爆發。”
  少即是多
  “隨著我的實驗接近尾聲,我發現自己越來越不願意回到以前的老習慣。我把實驗前打包好的洗護用品袋拿出來,被裡面散髮的化學製品味嗆得皺起了眉頭。這些瓶罐背後的成分標簽長得嚇人,大部分單詞我甚至讀都讀不出來。它們用人造香味掩蓋了產品本身的異味,又用各種潤滑成分來填補從我身上洗掉的天然油脂。”
  茱莉亞問AOBiome公司的研究者,有什麼產品既能清潔全身,又能最大程度地保存身上的有益菌。答案很不樂觀:目前還沒有。他們對市面常見的洗護產品做過研究,發現幾乎所有產品都與AO+不兼容,因為裡面的一些必要成分會殺死AOB,比如十二烷基硫酸鈉、椰油醇硫酸納。
  另外,抗菌香皂是最厲害的,但就算是天然橄欖油手工皂也會把AOB趕跑。“明尼蘇達州剛剛禁售了一種抗菌香皂,因為其中的三氯苯氧氯酚可能與抗生素耐藥性有關。”傑馬斯說,“好消息是,我們最近找到了一些能和AOB和諧相處的成分,目前正和一家有機產品公司合作,希望能開發出相關的洗護產品。”
  目前,他們能建議的最好做法就是,盡可能少用洗護用品。“你會驚訝地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需要它們。一旦有益菌大面積繁殖後,就會調節你皮膚的PH值,制止其他不好的細菌侵占地盤,建立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
  最後,茱莉亞把原來用過的洗發水全扔了,買了一塊最簡單的無香肥皂,還有一瓶無香精洗發水。“它們的成分表都不長,而且裡面的東西我全認識。然後,我沖了一個長長的熱水澡,並祈求AOB不要那麼快就離我而去。”
  然而,實驗結束一星期後,她回實驗室拿到了皮膚測驗的結果:她花了一個月時間辛苦培育出來的AOB私家花園,已經毫無蹤影。
  Q:要讓細菌發揮最好的效果,真的必須一直不洗澡嗎?
  A:我的確十二年沒洗澡,但這隻是為了最大程度地保存和發掘AOB的效果,我不建議你做同樣的事情。當然,在吃東西、進入診室或實驗室前我是會用肥皂洗手的。
  我們建議使用者照常洗澡,但是在洗完後噴上AO+溶液作為補充。任何洗護用品對AOB的殺傷性都很強,包括洗發水、防曬霜、除臭劑等。陽光也會減弱其活性。所以我們的建議是,儘量減少洗護用品的使用量。大部分人在實驗結束後,仍然維持著以前的洗澡頻率,但洗護用品的使用次數減少了很多,每周一般只用一兩次,而且只對某些部位而非全身。
  Q:AO+活性菌溶液能除臭嗎?
  A:人體氣味的構成是非常複雜的,每個人都不一樣。在我們的實驗中,三分之一每天用AO+的人覺得身體氣味有效減弱了,而且TA們和伴侶都覺得這種“自然”的體味更具吸引力;還有三分之一的人仍需要除臭劑才能去掉狐臭;AO+對剩下的三分之一人效果各異,有些人覺得,健身或做體力活時它的除臭效果比久坐時好。為了找出確切的結論,我們需要進一步的研究。
  Q:既然AOB主要存活在泥土和天然水中,我跳進河裡游個泳,或在泥裡面打個滾不就好了?
  A:AO+溶液中的細菌是從有機農場的泥土中分離出來,並且能存活在人類皮膚上的菌群。但它們非常脆弱,而且繁殖速度很慢,每十個小時才分裂一次,只相當於人體皮膚菌群平均繁殖速度的3%。
  在河裡或泥巴裡洗個澡的確招來AOB,但是按它們的生長速度,至少要一個月才能繁殖出跟AO+溶液同等的數量,而且它們未必是效果最強的那幾種。另外,在等待它們繁衍的日子里,你最好只接觸天然水,經常鍛煉和出汗,避免用任何洗護用品包括肥皂。
  當然,我們很歡迎你做這種實驗,並且希望你在實驗後,能聯繫我們的郵箱biofeedback@AOBiome.com,我們會為你提供免費的皮膚菌群測試。
  Q:這種東西安全嗎?要是造成皮膚感染或別的問題怎麼辦?
  A:AOB是廣泛存在於大自然中的,如果你曾經赤腳踩在泥里、在湖水或大海裡游過泳,那你肯定跟它們有過親密接觸。目前沒有研究發現AOB和任何人類或動物疾病有關聯。它們繁殖緩慢,只能靠氨和尿素為生,因此不會像其他靠蛋白質和糖分為生的細菌那樣造成感染。加拿大政府曾經對AOB的做過測試,給它們評出的危險繫數是非常低的。
  (以上問題由AOBiome公司創始人答覆《南都周刊》)
     (原標題:用細菌洗澡)
創作者介紹

童童

ht27htcd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