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第18期封面報道
  策劃人: 劉蘭
  原成都工投集團董事長戴曉明落馬,牽出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之後多名周永康舊部被查;原北方國際信托公司董事長霍津義出事後,原天津市委常委皮黔生、原天津檢察長李寶金、原市政協主席宋平順悉數落馬……
  一些頭頂官帽、後來轉戰國企的紅頂商人,一旦陷入腐敗大網,往往成為大案要案的突破口。既有政客的手腕,又有商人的“金身”,特殊的身份讓其游弋於政商兩界,如魚得水,大行貪腐之能事。他們,也更像是走鋼索的人,稍有不慎,便會跌入深淵。
  有人說,分離他們亦官亦商的角色,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扼制此類腐敗。其實,唯有去國企行政化、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才是抓住了“七寸”。
  一旦沒了官位,去了不合理的高薪,“官商”亦將成為歷史的塵埃。
  王宗南在企業工作期間,從沒斷過再回政府的念頭。只不過由於後來上海政壇的變動,王宗南迴歸官場的道路變得十分艱難。
  王宗南的滬上沉浮
  文_本刊記者   龍在宇   發自上海
  7月28日,上海檢察網發佈公告,上海光明食品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宗南被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立案偵查。
  無論是從黃浦區副區長轉戰企業,還是先後統帥上海兩大企業航母,王宗南始終是過去十多年間上海灘的風雲人物。從“紅頂企業家”、“商業教父”等稱呼,就能一窺王宗南在政商兩界的巨大影響力。
  58歲“因病辭職”的王宗南,最終未能平安著陸,在59歲時被立案偵查。此時,正是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進駐上海的前夕,新一輪國企改革也蓄勢待發。曾經上海國企改革的風雲人物,卻註定要淪為看客。
  挑三揀四
  王宗南是上海人,其40歲之前的履歷,一直是官場中人,與商場並無多少交集。王宗南組工幹部出身,曾擔任黃浦區組織部副部長,之後歷任黃浦區商委主任、區長助理、副區長。
  1995年,40歲的王宗南離開政府機關赴國企任職,擔任上海友誼(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同時兼任聯華超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彼時的聯華,年營業額不到2個億,已經連續5年虧損。
  一名與王宗南有過工作交集的黃浦區退休幹部告訴廉政瞭望記者,王宗南30多歲就是副區長,在當時整個上海,都屬於仕途看好的幹部。從政府到國企,是王宗南主動請纓的結果。他主動提出要去虧損國企工作,上級很快就批准了。
  然而對於外界“棄官從商”或是“下海”的說法,上述人士卻並不認同。這名人士介紹說,王宗南不是辭職去私企,而是去國企工作。因為在企業擔任總經理職務,王宗南的級別還從副廳變成了正廳。準確地說,應該是“從商不棄官。”
  在當地官場還流傳一種說法,王宗南離開政府去國企,是受到老領導陳良宇的“點撥”。陳良宇出任上海市委副書記之前,曾在黃浦區擔任過5年區長,對於部下王宗南的能力,頗為賞識。陳良宇鼓勵王宗南去企業鍛煉一下,既能解決正廳的級別,也能累積政績。
  王宗南到企業工作後,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做企業有一種成就感。這個和做副區長不一樣,副區長不直接管一個企業,不能直接看到效果。但是搞一個企業呢,最大的快樂就是你的思路化為你的決策,有一種成就感。”
  一名聯華超市的中層管理人員卻認為王宗南所謂“成就感”的說法,只是場面話。他告訴記者,王宗南在企業工作期間,從沒斷過再回政府的念頭。只不過由於後來上海政壇的變動,王宗南迴歸官場的道路變得十分艱難。
  這名人員回憶道,有一段時間,坊間盛傳王宗南將去某遠郊區擔任區長。在一次飯局上,王宗南直斥這些說法“很無聊”。隔了一會兒,王宗南又說:“跑去遠郊區,還是個區長,也太小看我!”
  一名當地人士介紹,組織上曾考慮讓王宗南到市裡某局委擔任黨組書記,不過征求意見時王宗南極力拒絕。“大家都知道,王宗南盯著區委書記或是實權局委‘一把手’的位置,稍微差一點的地方不願去。”
  “差”的位置看不上,“好”的地方又輪不到他。加之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案案發,時任市委書記陳良宇、市國資委主任凌寶亨等王宗南的老領導紛紛落馬,王宗南重回仕途的希望愈發渺茫。
  “商業教父”
  無論是心甘情願留在企業,還是求官不成的迫不得已,王宗南畢竟在自己的商業生涯中,締造了一個“滬上奇跡”。
  面對聯華超市這樣一個多年虧損的爛攤子,王宗南只用兩年時間,就讓聯華超市在全國連鎖超市中位列第一名。1999年,聯華超市取代上海第一百貨,躍居中國零售業銷售排行榜第一名。
  眾多聯華超市的員工至今任對王宗南乾工作時的拼命勁記憶猶新。“聯華超市每開新店前,王宗南會守在現場,排除安全隱患,檢查後勤保障等,確保開店萬無一失。”王宗南旺盛的精力也讓許多年輕下屬自嘆不如。有一次聯華在長三角地區連續三天有新店開張,王宗南晚上熬通宵,在賣場安排工作,第二天上午神采奕奕地出席開業慶典。接下來立刻奔赴第二座城市。就這樣連續三個晚上沒睡覺,只是旅程中在車裡小憩一陣。
  2003年百聯集團成立,王宗南出任首任總裁。這一役,更是奠定了王宗南“上海商業教父”的地位。百聯集團是由原上海市第一百貨集團等合併重組的大型國有商貿流通產業集團。從組建至今,百聯集團一直位列中國零售百強第一名。從上海1197家快客便利店到遍佈上海的百聯購物中心;從亨達利鐘錶到茂昌眼鏡,這些上海人耳熟能詳的名字,都是百聯集團旗下產業。
  那些想將自家產品納入百聯銷售渠道的廠商,無不希望與王宗南攀上關係。有一次王宗南去北京開會,會議方統一安排的賓館是商務單間。聞訊的數家廠商,立刻在王府井附近的五星級酒店預訂了四間套房,爭相邀請王宗南下榻。只是到最後,王宗南依舊住在商務單間里,沒有領廠商的情。
  記者在上海期間接觸了數名商界人士,他們對於王宗南的敬業精神都十分欽佩,也公認王是難得的聰明人。但對於王宗南經營企業時取得的成就,他們也認為,這絕不僅僅取決於王宗南的商業才幹。
  能“拿出手”的政商資源
  在一些人眼中,王宗南取得的驕人業績,更多緣於他在政商界的深厚人脈。
  據上海媒體報道,當年聯華虧損嚴重,許多人都認為聯華應該收縮,通過減少網點從而降低成本,等效益有進一步改善才慢慢做大。但王宗南一上任就表示收縮是自尋死路,對於連鎖超市,網點就是市場,聯華必須擴張網點。事後證明,王宗南賭贏了。通過大規模擴張,聯華迅速扭虧為盈。
  上海一名銀行界人士卻表示,上述說法只能糊弄外行。“聯華當時連年虧損,有時連員工工資都有問題。擴張開店,可是需要真金白銀。以當初企業的財務狀況,就算王宗南想賭,他也沒有賭註。”這名人士回憶,為了獲取擴張需要的資金,王宗南把能動員的關係都動員了。加之聯華本身就是國有企業,連市領導都出面做銀行工作。最終,銀行的大筆貸款成為王宗南擴張戰略的堅實基礎。
  “像王宗南這樣的操作方法,民企學不來,哪怕那些規模較小的國企也無法複製。”上述人士說道。
  上海一名商界人士介紹,從聯華超市到百聯集團,企業資產成倍擴張,這絕不僅是王宗南經營有方,而是借了國資改革的東風。
  2003年,接任上海市委書記不久的陳良宇,力促上海國資改革提速。改革的一項重大任務,就是整合資源,組建大集團。上海國資整合的“大手筆”正是在這個階段促成:百聯集團歸併整合,以及上海電氣集團產權改革和上市,錦江集團與新亞集團合併為錦江國際。
  2003年3月,百聯集團成立,總資產280億元,王宗南任總裁。上海一名商界人士介紹,當初組建百聯集團時,對於總裁一職,競爭者有很多,但王宗南最終勝出。接下來的許多事,其實就和商業無關了,更像是贏者通吃的游戲。按照上邊的意思,上海眾多企業都要併入新組建的百聯集團,沒有哪家企業敢違抗。
  “王宗南這樣的企業家,其實有些像政治人物。但他不同於一般的政府官員,更與一般的商人差之千里。”上海當地人士如是說。
  神秘股東
  2006年8月,王宗南赴光明集團履新。也是在這一年,上海政壇經歷了一場大地震。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立案調查,時任上海市國資委主任凌寶亨、副主任吳鴻玖,上海電氣董事長王成明、副總韓國璋,上海工投總裁王國雄,上海申能副總王維工等多名國資系統高官因受賄等問題落馬。
  當時就有傳言,將王宗南調離百聯集團,是為了便於查清一些問題。但最後,王宗南卻躲過一劫,一直在光明集團任職至2013年。
  一名熟悉當地情況的人士介紹,王宗南給人的印象是謹言慎行,在一些小節上比較註意。比如收紅包,王宗南不僅在會上痛批,一些下屬與經銷商,還因為給王宗南送紅包而觸霉頭。
  不過隨著王宗南被逮捕,許多遠比收紅包更嚴重的問題卻浮出水面。
  多年來,聯華超市內部一直有人在舉報王宗南,舉報材料中的關鍵點,就是在企業改製過程中,有一家名為“上海立鼎投資有限公司”的企業數次神秘現身,短短數年就套現6000多萬。
  廉政瞭望記者查閱工商資料後得知,2001年7月24日,上海工商局青浦分局核准成立上海立鼎投資有限公司。其股東構成為三個自然人,且均為聯華超市中層管理人員。2003年6月聯華超市在香港成功上市後,上海立鼎持有公司2.94%的股權。
  在王宗南離開聯華超市,執掌光明集團的2006年之後,身為聯華超市股東的上海立鼎也開始抽身撤退。2012年,聯華超市股權變動公告顯示,上海立鼎有條件同意將其持有的聯華超市1.96%股權轉讓予百聯集團。上海立鼎初始占股2.94%,後經過股本擴張稀釋後減少,根據當時媒體的計算,上海立鼎套現6724萬元人民幣抽身。
  而上海立鼎的房地產業務,則由一名叫做虞素慷的民營企業家接盤。多名聯華內部人士向記者證實,虞素慷是王宗南的好友,兩人關係密切。據傳虞素慷曾在外地投資一處商業地產,後來進展相當不順利。危急時刻,百聯集團旗下的世紀聯華公司出手接盤了這個項目,讓虞素慷全身而退。至於百聯集團,則接下了一個爛攤子。
  一名自稱多年來持續舉報王宗南的聯華員工告訴記者,王宗南與上海立鼎之間淵源頗深,王宗南身為國企負責人,有侵吞國有資產的嫌疑。
  當地人士介紹說,王宗南的落馬,與其在聯華任職時的所作所為脫不了干係。去年11月,聯華超市財務總監及非執行董事徐苓苓因經濟問題接受調查。12月,聯華超市再發公告稱,曾任聯華超市職工監事的道書榮,正接受上海市國資委紀委部門的調查。道書榮在1999年聯華改製期間,擔任王宗南助理。估計相關部門就是從這些昔日聯華高管身上,發現了王宗南問題的線索。
  另據知情人士介紹,王宗南被調查後,上海商界以及國資系統多名人士先後被叫去協助調查。
  去年11月,王宗南以身體欠佳為由,主動申請離開了領導崗位。當時就有人說,“王宗南身體確實有病,但能不能休,還不好說。”如今,問號變成嘆號,“商業教父”的滬上傳奇也就此謝幕。
  游走在政商兩界間的國企負責人影響力超常,而他們一旦陷入腐敗大網,往往還會成為網絡中的關鍵節點。
上一頁123下一頁
創作者介紹

童童

ht27htcd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